欢迎来到福安纺织官网!

福安纺织

专注高端针织布料年研发生产厂家

网布/莱卡布/绒布/潜水布研发生产销售一站式服务

全国热线NATIONAL HOTLINE

17606699611/14779498639

大清倒台,民了国后,各地军阀就跟个戏班子一样,一方唱罢我登场,走马灯似地换总统。

其中有一位外号“三傻子”的军阀,竟然也当了总统,真是应了那句话“傻人有傻福”,运气来了,神仙也挡不住。

这个总统就是人称“贿选总统”的曹锟。

曹锟年轻时,出身贫苦,只是保定府的一个布贩子。

别看保定现在不怎么样,但在大清朝的时候,是全国大省,直隶总督的总督府所在之地。现在的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当时还只是一个小村庄而已。直隶总督直接听命于皇帝,起到拱卫京畿的重要作用。

所以当时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保定府总起来说没有那么多油了吧唧的混混。

曹锟当时靠贩布,也就是混口饭吃。这个人十分厚道,别人有事找他帮忙,他必定真心实意地给人出力气干活,而且不要报酬,管口饭吃就行,所以混了个“曹三傻子”的外号。

不过有一次曹三傻子给人帮忙,酒足饭饱之后,喝得有点大了,他出门就碰见一家娶媳妇的。曹锟一时管不住自己,非要掀人家轿帘,看看新媳妇长啥样。

结果,曹锟这次撞墙上了,娶亲的人家在当地有权有势,噼里啪啦揍了曹锟一顿,还要把他送去见官。

幸好有几个跟曹锟相好的闲人上去拉架,把曹锟给拽走了。曹锟醒来后,十分害怕,怕人家办完喜事又过了功夫后,找他算账。

曹锟左思右想之后,脚底抹油——溜了。

曹锟听说袁世凯在天津小站招募新兵,就跑到天津当兵去了。

当时袁世凯的新兵是大清朝的试验田,一水的新式武器,士兵的薪水远远高于一般兵勇。

曹锟这个外表看上去傻乎乎的家伙正是新兵营喜欢的,因为这样的士兵看上去很听话,容易控制,自然忠诚度就高。

曹锟参军后,继续发扬他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三傻子”精神,干啥活都不溜奸耍滑,对长官大的命令是坚决不打折扣地执行,就跟《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一样。

这样的士兵看上去比较傻,在当时更容易受长官喜欢。因此曹锟就凭借一张老实忠厚的脸赢得了长官的赏识。

北洋学堂有进修名额,自然就落到了曹锟的头上,曹锟上学路虽然坎坷,但总算毕业了,自然就成了军官。

曹锟就这样一步步升迁,还赢得了袁世凯的信任。

等到袁世凯在跟孙大炮的较量中获胜成了大总统后,曹锟已经当了北洋军的一个师长了。

按说以曹锟的资质来说,能够从一个卖布的商贩成为师长,已经属于祖坟里冒青烟,属于一个奇迹了。

但曹锟的狗屎运还在继续。

等到袁世凯的皇帝梦破灭后,各地军阀群龙无首,谁也不服谁。曹锟、吴佩孚成了直系军阀的领头人。

有了吴佩孚这个战将,直系军阀还在1922年次直奉战争中打败了东北王张作霖,然后他们就控制住了北京城。

然后曹锟这时候有点得意忘形,他看着总统这个宝座空缺,就想过过当总统的瘾。

曹锟发扬了他一贯的厚道作风,哪个议员投我一票,我就给他5000大洋。就这样软硬兼施,曹锟就被“选”为了总统。

当了总统之后,曹锟才知道这个总统实在不好干。他名义上是全国的大总统,可各地的军阀还是各自为政,他让人家干什么人家都不听,还总给他要钱要武器。

曹锟批了条子之后才发现国库里面空空荡荡的,还不如自己的家底宽裕呢。曹锟十分憋屈的当了一年多总统后就被冯玉祥发动政变给赶下台软禁起来了。

但曹锟和吴佩孚很有民族气节,后来虽然没了权力,但还是很坚决地拒绝了跟日本人合作(也有说法是他们都有个深明大义的姨太太),这一点是很值得钦佩的。

我们说,时势造英雄,当时混乱的时局确实给了曹锟飞黄腾达的机会,不管他是不是英雄,就冲他这气节就比很多所谓的文化名人要强。

免责声明:文章《他本是布贩子,外号“三傻子”,却傻人傻福,还当了总统》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在线客服系统